您当前的位置: 红色文化>红色记忆>
NEWS

老红军战士苏力回忆革命岁月:长征是鼓舞一生的精神动力

发布时间:2017-04-10来源:本站作者:广东红色文化

她是全国目前健在的最年轻的老红军,今年89岁。参加红军那年,她才7岁。

个子娇小的苏力住在瑞金医院的病房里,回忆起长征岁月,思绪如流水倾泻。她举起胳臂、撩起头发给记者看:手臂上一道深深的凹痕,额头上一道明显的刀疤。“这是小时候被地主婆打的,不跟着红军走,我就没命了。”苏力讲起参加红军的原因。
  “直到走完了,我都还不知道那就是长征。”苏力说,但长征路途上的点点滴滴,让她直面生死,感受到革命情谊,“那是鼓舞一生的精神动力”。

  被毒打的小丫头,找到了红军

  1927年1月,苏力出生在川西北一户贫农家庭。她是家里的独生女。苏力年仅1岁时,父亲就去世了,体弱的母亲拉扯着她过着缺衣少食的生活。迫于生计,母亲把她卖给一户姓王的地主当丫头。
  “那时候我太小了,要干很多活,还要给地主婆看孩子。”苏力的童年充满苦难,稍有差错,就会遭到毒打,她的额头上至今还留下被刀砍的疤痕。有一次,她把地主家的小孩弄哭了,地主婆就让长工把她的手绑在凳子上,拿皮鞭抽,苏力左手上还留着那次毒打的伤疤。
  忍受不了那样的生活,苏力一直找机会逃跑。但跑出来了,人家又把她送回去,说地主家的丫头不敢收。“我逃跑了5次,都失败了。”
  1934年秋,红四方面军来到苏力的家乡四川青川县。地主领着佣人和丫头躲上山,苏力跟着在山上躲了两个月。后来,她又听说红军是专救穷人的部队,里面全是穷苦人。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她和两个比她大的丫头偷偷下山,想参加红军。下山后,那两个丫头害怕地主报复,又跑回了山里。年仅7岁的苏力却打死也不想回去,“在地主家不仅受虐待,还吃不饱穿不暖,参加红军怎么也比地主家强,至少有口饭吃。”苏力回忆说。
  苏力连续几次找到红军被服厂,都因年纪太小被拒绝了。当她又一次跑到被服厂恳求:“回去我会被打死的。”那些女红军心软了,问她会干什么。苏力灵机一动,“我会钉扣子”,并且当场钉了几颗扣子。就这样,红四方面军31军被服厂多了一位年仅7岁的“红小鬼”。
  几个月后,苏力随部队西渡嘉陵江。“过了好几年,我才知道那就是长征。”

  帮助她的人,至今不晓得名字

  长征中,苏力感受到了革命大家庭的温暖。
  苏力领到了第一套军装,可没有小号,穿上身像袍子。红军也没有鞋,要么是自己参军时穿来的鞋,要么就是草鞋。每个战士还领到一袋青稞,一袋炒面。年长的红军就帮着苏力背一个袋子,还特意关照:“小鬼,你不好乱吃,吃光了就要饿肚子。”可耐不住肚子饿,苏力边走边偷吃,到了宿营地,粮食就快吃完了。虽然班长批评了苏力,但几个红军大姐姐都匀了一点粮食给她,让她填饱肚子。
  长征头一个月,苏力都在躲避国民党飞机的轰炸,看见成批战友倒在血泊之中,“我没有恐惧,只有愤怒。”在一次敌机猛烈轰炸中,一颗炸弹在苏力身边爆炸,她昏死过去,“我醒后发现身上压着一位大姐姐,我满身是血,但没受伤。那是大姐姐的鲜血,她已经牺牲了。”苏力含着泪简单掩埋了那位姐姐的遗体,“我不记得轰炸是在什么地方,也不晓得救我的姐姐叫什么名字。”苏力很愧疚。
  在川西北与青海高原交界处的茫茫草地,这支队伍艰难前进,生怕陷入沼泽。苏力人小体轻,刚见到草地只觉得欣喜,调皮地在草地上跳了跳。年长的红军提醒她:“小鬼,别乱跳,小心陷下去。”结果那位红军自己的脚陷进了草地,幸好在战友帮助下“拔”了出来。
  “天当被子地当床,早上起来晒衣裳。”草地天气变化无穷,像小孩面孔,一天三变。行军,苏力并不感到苦,她最担心的是掉队。因为一掉队,就会饿死。所以睡觉时,苏力要拉着别人的手,生怕别人走了不叫上自己。
  后来,苏力和另一位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女战士掉队了。“一位红军大哥哥发现了我们。”苏力回忆,走着走着她没了力气,红军大哥哥二话没说就背起她。“饿了,大哥哥拿出仅有的一点粮食给我吃;渴了,小姐姐拿出自己的水给我喝,她的水也很少。”
  “这位大哥哥只有十八九岁,只知道姓刘,四川人,个子长得好高。”苏力说,赶上部队后,他跟作战部队走了。“以后再也没见过这位大哥哥,也不知他有没有我这么幸运,活到今天。”
  长征途中,头天晚上大家一起躺下休息睡觉,早上起来发现有战友无声无息离开了人世。“这些战友是饿死的。有的人自己饿了,也舍不得吃干粮,把自己那份让给小孩和身体虚弱的人吃,自己却在睡梦中去世了。”

  只知道自己是在跟着红军走

  “那时候并不懂什么革命道理,但从这些红军大哥哥大姐姐身上,感受到他们是最好的人。”苏力说,后来想想,这一生做人做事,都受到长征精神影响。
  苏力所在的被服厂解散后,她看见哪里人多就往哪里走,每到一处,大哥哥大姐姐对她很关照。她弄不清楚部队的编制和番号,也无从知道自己跟哪支队伍走了,但她知道是跟着红军。

苏力惟一能记住的一个名字是巾帼英雄张琴秋。1935年5月,苏力被编入妇女独立团,为团长张琴秋当通信员。“可是,我却没能完成张团长交付的第一项任务。”苏力至今懊悔不已,“她让我把一封很重要的信送给60里外的一个人,我赶到那个地方,没找到那个人,我知道信的重要性,连夜赶了回来。”这一天一夜,她粒米未进。
  行军途中,苏力深感红军纪律严明。一天行军,苏力不小心把一个茶杯丢了。安营扎寨开饭时,苏力灵机一动,想到喇嘛庙供案上有木碗,拿一个木碗舀饭比杯子还方便。班长看见了就问苏力哪来的,苏力老老实实说了。班长的脸立刻变得十分严肃。班长说,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要求,战士不拿老百姓的一针一线,叫她把木碗送回去。这还没完,宿营后班长又在班务会上把她作为典型批评了一顿,又让她在老百姓的破屋里蹲一天禁闭。
  从此,不拿群众一针一线,深深印在苏力心里。回忆这段经历,苏力感慨万千:长征路上,我们知道一位姓贺的红军因为到一座喇嘛庙里捡了近百个铜板,被师里枪毙,后来我们才知道,他是贺子珍的弟弟。红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纪律,确实是动真格的。
  苏力到了延安后,1936年底跟着西北战区的服务团上前方抗战。相比长征,苏力对抗战的记忆更清晰,这8年,她从一名懵懂孩童成长为革命青年。她到延安当过护士,去东北从事过公安工作,1949年随第四野战军南下井冈山地区……苏力觉得,不好好工作,对不起那些长征途中死去的大哥哥大姐姐。在井冈山地区开展土改等工作时,傍晚开完县委会,她总是身背着未满周岁的儿子,一个人走七八十里山路,连夜赶到另一个村庄发动群众;加工资时,她每次都把名额让给比自己级别低的同志,以至于到了离休时,她的行政级别依然很低。
  “每每想起那些舍生忘死,无私友爱的战友,想起长征途中克服的种种艰难险阻,后来遇到的困难都不算什么。”苏力说,长征精神是鼓舞她一生的精神动力,年轻一代尤其应该传承长征精神,把先辈流血牺牲换来的新中国建设得更好。



选择课程
广东
湖南
广西
湖北
西柏坡